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UFO探秘網

 找回密碼
 網站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頭條推薦
24小時熱帖
    酷圖推薦
    最新帖子
    社區圖文
    最近回復
    查看: 73554|回復: 2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火星男孩-波力斯卡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UFO探秘網 發表于 2011-3-25 18:57 | 只看該作者
    波力斯卡-來自火星的人
    1.在異常區域的一次會面

    第一次聽說道這個叫做鮑里斯卡的不尋常的孩子,是在一次探險伏爾加格勒省北部的一個異常區域所聽到的故事,探險的這個地方就像在我們國家的Medveditskaya Ridge一樣有名。

    "想象下,夜幕來臨時,大家四座在篝火旁,談起這個小孩,大約7歲大,突然大聲地要求保持安靜,說:他曾打算告訴我們火星居民們和他們到地球的旅行的事,”其中一個目擊者分享著他的回憶。"有人一直在用小聲地聊著天,但是男孩要大家十分全神貫注地聽,要不就沒有故事聽。 "

    小聲聊天沒有了。這個圓圓的臉上有著一對大眼睛,身穿T恤和頭戴棒球帽,完全是無畏的大人模樣的孩子,展開了一個難以置信的故事。
    關于火星文明,關于巨石城和火星人的飛船,關于飛到其他行星的事,關于地球的里莫利亞國家,關于他自己所知的前世生活,從火星的一個地方飛行到這個巨大的大洋中部的大陸,還有他那里的朋友們。

    篝火繼續燃燒著,木頭發出爆裂的聲音,黑夜籠罩了圍坐一圈的我們,寂靜的天空上布滿著無止無盡的星空,仿佛就是在隱藏著一些驚天秘密。我在一個半小時里的故事中被震驚了。其中的一個聽眾猜測到,并拿著個速記的口授留聲機,同樣的在莫斯科的某個地方也錄下了這個故事。然而,只有上帝才會知道他會不會被出版;并不是每個人都有記者的技能。

    很多人是被兩件事震驚了。第一,這尋常的知識是一個不應該是7歲大的孩子知道的,甚至所有的歷史專家也不能明晰地談論利莫里亞和利莫里亞人種的傳說集。你不會在任何學校或大學里找出這些回憶錄。科學從來都不能夠證明了這些曾經存在的文明,還有,看起來,沒有任何急于要去證明這些,是在宇宙中最接近我們思想的獨一無二的人。然后,第二點,鮑里斯卡的講話,不像同年級的小孩那樣:他使用了這樣的術語,是關于過去火星和地球的細節和事實,令所有的人都印象深刻。只有從歇斯底里的時候你才能說這些正確和明智的談話是來自一個小孩子。

    為什么鮑里斯卡會講這些東西呢?與我交談的人很好奇的問。顯然的,他被他所處的探險宿營的環境所激起而講話。這里有聚集起來的感興趣的人,都是有開放的思想,追求地球和宇宙的奧秘的答案,還有鮑里斯卡,聽了一天的談話后他的腦袋里的一些告誡被提及在他的講話中。

    這都是他自己編造的嗎?是他看了星球大戰后就開始編造這些故事?

    似乎不是的…聽起來并不想一個狂想,我的同事爭論到,更像是對過去的一種回憶,就是他過去的化身的回憶。這些回憶的細節某種程度上不會是想象的,必須是自己已經知道的。

    關于前世的回憶決定了所有的事情:我明白我必須去會會鮑里斯卡。現在,在我與他和他父母的會面之前,我試圖將所有的東西都放在一起好方便我理解這個年輕人的神秘的起源 。

    很奇怪,他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的叫伏爾加斯克的城市,在一個省級的婦產醫院里,盡管從他的出生證明里是在日諾夫斯克,伏爾加格勒省的一個地方注冊登記的。他的生日是1996年1月11號,八點半。這些數字可以給占星家說些什么的。

    他的父母是個規矩和和善的人。Nadezhda Kipryanovich,是鮑里斯的媽媽,是個在城市診所供職的皮膚科醫生,剛畢業于伏爾加格勒醫學學院沒多久,時間是1991年。他的父親,Yuri Tovstenev,是個退役的軍官,他是畢業于一個叫Kamishinsky高等軍事學院,現在工作是建筑監管員。他們會很高興有人能夠幫助他們解決他們兒子的不可解釋的現象,但是現在他們正在對這個奇跡保持著好奇心。

    當鮑里斯卡出世的時候,我注意到他在15天后就可以將頭抬起來,Nadezhda回憶道。他說的第一個字是baba(祖母的意思),是在4個月大的時候,從那時起,你可以說他開始能說話了。他說出他第一個句子是在第7個月,他說:“我要個釘子。”,他看到墻上的一個釘子,盡管正常的孩子開始說話更晚些。最值得注意的是他的智力超過這個時期的身體發育。

    2.怎么才能證明這個事情呢?(這一小節可以好好看看)

    當鮑里斯一歲的時候,我開始給他一些尼基廷系統的文字(譯注:不知道是什么東西,推斷一下吧,貌似是個幼兒學語言的一個東西),接下來,你可以想象到,一個一歲半大的孩子可以閱讀厚厚的報紙。他很早就容易地學識了很多的不同的色調。他兩歲大的時候就開始畫畫了,兩歲半的時候就可以涂畫了(drawing與paint不同在于,后者是有顏料畫畫)。他可以使用不同的顏色去畫畫。鮑里斯兩歲大的時候就去了托兒所。所有的看護人都說這個孩子對于學語言非常有天賦,還有個不尋常發育的大腦。他們注意到鮑里斯有一種異常的記憶。然而,他的父母注意到這個的時候他汲取知識已經不限于他所處的周遭環境了,但是,似乎還有其他知識的來源:他從不知道的地方獲取知識!

    沒有人教他,Nadezhda回憶道,但是他不知何時開始習慣性地用蓮花姿勢入座(和尚打坐時用的蓮花座),并且只聽他的!他對牛彈琴似的講些關于火星的細節,講些行星系統和另外一些文明,都是我們震驚了…但是這個孩子怎么能知道這些東西的呢?太空和宇宙是在他的故事里經常出現的主題,他從兩歲開始就開始談這些事情了。

    同時鮑里斯卡聲稱他過去生活在火星,還有火星這個星球是適合居住的,但是在歷史中火星在一場大災難中幸存下來了,但是失去了大氣層,現在只有少量的居民生存在地下城市。那時候他經常往返于地球做貿易和科學探索任務。似乎他曾是個太空飛船的駕駛員。這是那個時利莫里亞文明時代,他有個利莫里亞朋友,鮑里斯親眼看到他死了….

    “一場大災難在地球發生上,火山爆發,一塊大陸分裂并沉入水里,突然地一個巨型的石頭落到我朋友所在的住處,”鮑里斯卡說。“我不能救他。”現在我們有可能在地球重新相聚… 鮑里斯卡看見利莫里亞毀滅的整個畫面就將像剛剛發生了,感受到地面上的人的死亡,而他也對此存有愧疚感。

    有一次他看一本媽媽帶來的一本叫做《我們從哪里而來?》作者是Ernst Muldashev。你需要看下這個小男孩的反應。他看到了利莫里亞文明的圖畫,西藏寶塔的圖片,兩個小時后就講出了關于利莫里亞人種的細節和一個關于他們的高層次發現。

    但是利莫里亞被毀滅于至少80萬年以前,我小心翼翼的說道,還有利莫里亞人有超過九米的身高,你是怎么想起這些東西的?

    是的,我記得,鮑里斯回答道,又補充:確實沒有人告訴我這些…

    另一次他看過第二本Muldashev寫的叫《尋找上帝之城》的書中的插圖后回憶起了許多東西。關于埋葬的密室和埃及金字塔。他說他們會找到另外一個齊奧普斯金字塔下找到知識信息。但是他們還沒有找到。
    生命在他們打開獅身人面像開始改變,他又補充道獅身人面像的開關是在耳朵后面的一個地方,但是他記不清具體的位置在哪里。他講的很動人,靈感迸發,講了關于瑪雅文明的事,他感覺人們并不熟悉這群讓人著迷的人種。

    但是最震驚的事情是,鮑里斯卡認為,現在地球是在非常特殊的時期,因為將有一些很大的改變,特殊的孩子正在不斷出生,超越舊有知識系統的新認知將出現來迎合這新時代。

    你怎么知道這些具有天賦的孩子的,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在會見時我問他道。你知道這些孩子被稱作為深藍兒童嗎?

    我知道他們已經出世,但是我們還沒有在這個城市相遇。但是,也許Julia Petrova是其中之一,她相信我,意味著她也能感知得到什么東西。其他小孩經常嘲笑我所講的故事。在地球上,有些事情正在發生中,有兩個大災難,所以就有這些孩子出生了。他們必須去幫助人類。兩級正在轉換。在2009年將會有第一次大的災難發生在一個大的大陸上,然后2013年會發生更為強烈的一個災難。

    你害怕這個嗎?即使這個會對你的生命產生同樣的影響?

    不,我一點都不怕,我們是永生的。曾經有個在火星發生的大災難,我就在那里。那里曾居住者如人類的物種,但是發生了一場核子戰爭,所有的東西都被焦毀了。幸存的人們開始重建房屋,發明新的武器。同樣的,大陸發生了變化。雖然這塊大陸并不大。火星人呼吸空氣通常是二氧化碳。如果他們來到地球,他們就會一直待在煙筒附近。

    “如果你來自火星,你能輕松呼吸我們的空氣而不是二氧化碳么?"

    “一旦你擁有這個星球上的肉身,你就能呼吸這里的空氣。但是我們不喜歡它,因為地球上的空氣會讓人變老。而在我們火星上,那里的人永遠青春常駐在30-35歲的樣子,那里沒有老年人。每年都有越來越多的火星孩子會降生到地球上,在我們的城市里就至少有20個。”

    “你還記得你以前的名字和朋友們的名字嗎?”

    “不記得,我什么名字都想不起來。”

    “你從幾歲起開始回憶起自己(的前世)?”

    “從13歲開始我記得前世的生活,在這里我記得出生以來的事,但我不會忘記自己來自何方。在那里我們戴著特殊的眼鏡,我們整天在戰斗。在火星上有一件事讓人不悅:那兒有一個太空站需要被摧毀,這樣火星就能復蘇,但是太空站的存在阻礙了它。它很神秘,我可以畫出來它的樣子,我們那時很靠近它。這個太空站與我們是對立的。”

    “Boris, 為什么我們的大部分飛船在將要降落在火星上時常被毀壞?”

    “火星上會發送一種信號,它會擊落太空站,因為太空站上攜帶了很多有害射線。”

    我為他對這鐘有害的Fobosoy射線的認識感到驚訝,它完全正確。早在1988年,一個來自伏爾加斯克的名叫Yuri Lushnichenko的人,他是個超能力者,曾試圖與前蘇聯空間計劃的人聯系,警告蘇聯領導人蘇聯的第一次Phobos 1 和Phobos 2空間探測器在火星的登陸會是巨大的失敗,特別是因為這些射線,這些帶有輻射的電池,對火星來說是外來異物。但是當時沒人相信他。直到今天他們都不覺得有什么回應的必要,盡管根據Lushnichenko的建議,要想成功登陸火星,必須在靠近火星表面的時候改變原有的方式。


    “你對多維空間有了解么?你知道你不必沿著直線的軌道飛行,但是可以穿過多維時空?”我小心地詢問從主流科學角度出發的一些我們世界之外的問題。

    Boriska立即站起身來,開始激動地講述關于UFO的一切:“我們起飛的同時幾乎就降落到地球上了!”然后他拿起粉筆在黑板上畫了一個三角形的物體。“它有六層組成,”他解釋道。“外表層占25%,是用堅固的金屬材料做的,第二層占30%,質地類似橡膠,第三層占30%也是金屬材料,還有一個4%的磁性層,”他用手指在黑板上畫著。“如果你把能量注入到磁性層里,這個飛行器就能飛到宇宙間任何地方……”

    我們這幾個大人面面相覷,他們幾年級學習百分比的概念?

    當然,他們還沒有從學校里學到這些。但是看上去Boriska在學校的學習很困難。經過評估之后他們把他編入二年級,但是他們很快想把他開除。你說說看,誰會愿意一個孩子在上課時突然打斷老師說,“Maria Ivanovna, 你沒有告訴我們真相!你教得不對!”

    而且這種情況一天還不止發生一次……現在有一位Schetinin學院的老師正在對Boriska進行研究,這個男孩將接受一些測試。這位老師覺得Boris需要到專門為天才兒童設置的Schetinin學校學習,他在與正常兒童交往時,將面臨、或已經面臨問題。

    “Boriska在地球上的任務是什么?他自己知道嗎?”我問他們母子倆。

    “他說他也在猜測,”Nadezhda說。“他知道一些關于地球未來的事。比如說,較之知識的獲得根據個人的覺知程度和個人品性而被給予的,新知識絕不會被心胸狹窄的壞人們獲得,比如那些小偷、強盜、醉鬼,以及那些不愿意提升改進自我的人。他們將會離開這個行星。他覺得信息資訊將扮演最重要的角色,統一與協作將在地球上開始。”

    “Boris, 你是從哪里獲知這些知識的?”

    “我心里就是知道。”他很嚴肅地回答。

    他五歲的時候,有一次與他的父母關于Proserpine的談話讓他們感到很驚奇,他說這顆行星千百年前或者數萬年前就毀滅了。而Proserpine這個單詞他卻從來沒有在任何場合聽說過,因為連他的父母也是從他那兒才第一次聽見這個詞。

    “一道光束穿過它,然后它就炸成了碎片,”Boriska解釋道。“從物理層面上看這顆行星已經不復存在了,但是它上面的居民被傳送到了第五維度,也就是你所稱的平行世界。我們從火星上觀察了整個行星的死亡經過……”他說。

    接著他突然講了更加難以想象的事情……他說地球作為一個有意識的存在體,開始接納來自Proserpine上的孩子以便能夠教育他們。因此有時候地球上降生的小孩會回憶起他們的故鄉星球,并且認為他們自己是外星人

    這個現象顯然經驚動了學界,而我自己也曾見過Valentina Gorshunova (Kainaya), 這個姑娘不僅記得Proserpine星球,而且在她的夢境中有時會遇見她在Proserpine上的同伴。同樣的,她也和Boriska一樣突然出現在同一個城市,而且他們都造訪過在Medveditskaya Ridge異常區域的藍山Blue Mountain……

    3.以下是Boris的媽媽Nadezhda在她的旅途中所記錄的內容:

    “你是一個先驅,你已經為我們清理出了平臺。在最高的領域,你被認為是一位英雄。在你的肩頭有著最重的負擔,我來到這個新時代,一個全息代碼已經形成,并在時空里疊加。一切都將迅速點燃思想的新火花……從一個世界轉換到另一個世界將通過時間的物質來實現。我帶來了新時代,我帶來了新的信息……”這是Boris有一次對他媽媽所說的。

    “Boris, 你告訴我,人們的痛苦都是因何而來?”

    “因為不正確的生活方式以及無法獲取快樂……你必須為你的那一半宇宙守候,不要卷入他人的命運,不要破壞自我的完整性,不要因現代錯誤受苦,要與自己的命運連接起來,完成發展的周期,并且步入新的高度。”這些是他的回答。

    “你要變得友善,如果他們打你,你要擁抱他們。如果他們使你難堪,別期待他們的道歉,而是跪下你的雙膝向他們請求寬恕。如果他們侮辱你、貶低你,向他們道謝并且微笑。如果他們憎恨你,請像他們愛自己一樣愛他們。這就是愛、謙遜與寬恕對于人們的重要意義。

    “你知道為什么Lemurian(雷姆利亞)人滅亡了?我同樣為此感到很有負罪感。他們不再希望發展自己的靈性,并且從(提升的)的道路上掉隊了,為此破壞了整個行星的整體性。魔法之路將他們帶入毀滅,而真正的魔法卻是愛……“

    “你是怎么知道這些詞的:整體性,輪回,宇宙,魔法,雷姆利亞?”

    “我就是知道……Keilis……”

    “你剛才說什么?”

    “我說‘我向你們致敬’!那是我們星球的語言……”

    Boriska和我的這次談話就此告一段落,但是我發誓會盡可能繼續跟蹤報道這個男孩的命運。


    4.火星歷代記

    大約一年后我去了夫思克,去與鮑里斯卡見面,看看他最近生活中發生了什么。當然,做所有的議論都是由他的媽媽開始的。

      我朝房間里望,因為我聽見了鮑里斯卡正和什么人說話,但是我曉得他是獨自一個人在那。”鮑里斯卡的媽媽,Nadezhda Alexandrovna回復到。“他確實是一個人在那,在他的四周是個有顏色的馬賽克組成的孩子玩的積木玩具,在上面有兩條盤旋的DNA!我十分確定,我以前就是在醫學協會做研究的。”

    “他和某個人在說話。”“我是考察船的駕駛員,一個科學家,但是我絕對不會去執行培育人類和爬蟲的DNA的雜交!這是有悖于自然的法則的自然淘汰原則….”接著又有一些拉丁文。我震驚了,我就沒有繼續聽更多,我開始搖著他,問:這是什么?你在和誰在說話?鮑里斯卡瞬間從迷糊中晃過神來,迷惑的,嘀嘀咕咕,說:我是在玩…….

    從此,我開始注意到我并不是十分了解我的兒子…..這是我在隨后問他的時候感受到的,他告訴我這些信息不是給人類,而當他住在火星時,他們已經有DNA上微小不同的分支。他們是有一點不同于里莫利亞人種的DNA.

    我大體上明白他記得自己作為火星人期間的生活,這可以從不同的角度來看這個時間周期.就是說,他似乎在火星上出現過許多次,而且他還記得他這段生活的方方面面的細節,也許已經有幾千年的過程吧。”

    所以,你不認為這些僅僅是幼稚的狂想嗎?

    也許我會比較樂意朝這個方向去想,但是,那樣想是不恰當…..這兒有太多的完全不符合常理的知識包含其中。他可以講出很多的那些不尋常的知識,而我們根本沒有的。

    真的,我不認為他回記起他過去的日子的方式與我們回憶以前的日子是用同樣的方式。當然不是的,他的記憶是支離破碎的,在特定的條件下呈現出來,還有他的記憶會逐漸地消失掉。是的,他可以連接到外部的信息來源,成為他們的傳達人,但是十分鐘后他就可以完全地忘記這個信息,就像一個正常的孩子。

    這種連接發生的次數越來越稀少了:要么是通信頻道漸漸地被關掉,要么就是其他的什么原因。還有錄音機,是父母親特別買給鮑里斯卡去錄他所說的前世的故事的,現在很少用了。因為越來越少場合可以用到它了。
    (本節剩下的以下內容可以看看)
    從最近的錄音里面,鮑里斯卡一直不斷回憶起火星上的很嚴重的大災難。例如說,他堅持在近數千年以前,或者更百萬年前,發生了嚴重水的問題。火星開始災難性地失去它的大氣和水。鮑里斯卡說到有些奇怪的船接近地球,去取水。這些飛船看起來是圓柱形的和充當起母船的作用。

    他談了好多關于他在太空的職責和工作。這個孩子的經歷不像美國的大片里情節,什么空間冒險和戰爭什么的,他說這些情節都是對太空工作的曲解和捏造。火星人的飛船可以周游整個太陽系,他們在星球和他們的衛星上都有基地。

    顯然地,他不是個糟糕的駕駛員,他有好的專業技能,因為在鮑里斯卡的故事中,有許多次他參與飛往土星的航行,駛過小行星帶是十分困難的,他的很多朋友都在那地方遇難。

    “媽,我不只是把水帶到火星上!有天鮑里斯卡說到。你常說:'火星這,火星那’,但是我主要負責工作是在木星!我們曾有個很特殊的計劃是去研究創造出第二個在太陽系的太陽。第二個太陽就應該是木星。但是要求太多的物質來制造第二個太陽,但是太陽系里面并沒有這么多的物質。所以這項計劃從來沒有成功。

    有次他說到地球的科學家有興趣了解,我們的太陽系沒有九大行星,但是還有其他兩個行星。他們位于冥王星更遠的地方。就是說,火星過去與木星更近,月球也是屬于火星的。但是在巨大的宇宙災難后,火星改變了月球的常規軌跡,讓地球得到月球成為衛星。然而,鮑里斯卡不記得其他更多關于這個周期的細節了。有個自然的問題,他是否有一個我們理解意義上的家庭,Nadezhda不清楚。鮑里斯卡從來沒有談論過任何關于他在火星時的家庭關系。然而,有次,他正在看電視節目,是探索頻道,他開始熱烈談論到對灰人文明,他們是類人生物,有巨大的眼球。

    他們不是火星人,他指著屏幕說道。我們不像他們,我們更接近于里莫利亞種族和亞特蘭蒂斯種族。首先,我們很高,他們是矮人,第二,灰人很殘忍。他們來自另外一個銀河系,他們自身執行任何對人的實驗。我甚至和他們戰斗過,因為他們是侵略者。我們的種族是善良的,較小的侵略性,還有高度的智慧,我們甚至可以使用超自然能量…”

    有時能很快的說出他的話,有時候有結巴起來,所說的都很簡短,男孩的注意力回他的游戲和灰人的問題中,從他的媽媽的話語里,沒有再次提到過。它似乎是個記憶里的火花,也許不會再被重復了。

    但是現代的不明飛行物的研究者或多或少已經證實灰人的存在。臨時被綁架的人,對人類的實驗,選擇性實驗和基因特征研究,動物的活體解剖(包括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的完全將家畜體內的血全部放出的恐怖手術)所有的證人和研究者都說這與一個叫灰人的外星種族有關。還有鮑里斯卡突然記起,警告灰人有危險的特性……

    但是如果有任何在火星或者太陽系里新的對于空間生命的陳述,就會有懷疑。這個男孩,他的這些特別語言的能力,正在消失。最有可能的是,地球實相的一些困難引起這種事。顯然,他們在轉生成為靛藍小孩時遇到困難。


    5.在地球的日常生活

    每一天地球的鮑里斯卡眼都不眨地看著電腦屏幕,快速地擊打鍵盤的按鍵。在屏幕上是一場在地下城堡的戰斗。我試圖和他談話,試圖將他的注意力從游戲里拉出來一會,失敗了。

    九歲男孩對游戲的狂熱是不會衰退的,即使已經持續玩了至少3個小時。他媽的一個密友Valentina Rubstovaya-Gorshunova,我和她談了所有在過去幾年所發生的事情,但是鮑里斯卡不會使他自己離開電視游戲,也不想參與關于火星生活的談話。

    一年前他非常的健談,回答我的問題時十分熱心。真的,他后來一度指出:那就是你提的最后的一個問題了!然后,不聽任何的爭論,開始玩視頻游戲。而我就被擱在一邊,這意想不到的“最后一問”的警告使我張著口但無言以對。現在鮑里斯卡沒有時間再回憶以前的生活了。這個率直和正直的孩子變得消極了。他會長大,如我們社會上正常的孩子一樣,但是會有對這個孩子產生嫉妒和羨慕。拳打和辱罵落在他的身上比任何人都要多。

    鮑里斯卡也已經學會怎么打架了,盡管他一年前曾說:如果有人使你難堪,就跪在他面前,再請他原諒…. 在人與人交往中這單調的世俗生活和這種程度的善良品德不相適應。

    人們在關于鮑里斯卡事跡的轟動的出版物發表以后就開始對他不一樣了。大多數人反應時感興趣和好奇,但是大約15-17%的人反映出不可理解的憎恨和憤怒。不幸的是,他們用了最惡毒的方式來虐待這個孩子。這使人想起當年的耶穌基督,他到來教育人們什么是善,什么是惡。“釘死他!"一個施虐者哭喊道,他就被釘在十字架上了。

    21世紀已經開始了,但是我竟然返回到那些野蠻的時代,還有,好像是,我們一點都沒有改變過。但是不明飛行物研究學者們一致夢想著聯系天外來客…..聯系什么?我們已經準備好把我們的外星朋友抓起來釘在十字架上,因為他和我們不同所以消滅他!唉,我們的來訪者比較了解我們,似乎,他們并不是十分急于要更了解我們….

    如果Boriska的老師用一種適合這個特殊的孩子的人類的智慧細心地教育他,或許會好些,但是...“他只是一個神經病!”Nadezhda的一個熟人這么說,他是當地的精神病醫生,在和波力斯卡交流了幾天后嚴肅定下這個定論。

    唉,這孩子和他一樣大的孩子不一樣,Boriska的一些簡單的事就使他眾所周知 。前段時間一位母親告訴學校:“把他開除掉,他教我們孩子怎么自殺…”

    一個調查開始進行,這個男孩告訴他的同學轉世的事,關于靈魂轉世(順便提下,他本人就是輪回轉世的樣板)。但是似乎,學校很多人不認識這個詞語和概念,所以家長很擔心學生自殺的可能性。“哈,那會很有趣,如果死亡不是悲傷的事。”

    順便說一句,Boriska和其他孩子一樣,不喜歡上課(俄語,數學)…

    加之他的父母離異,伴隨著不可避免的爭吵和一棟新樓里獲得的公寓所有權的分配問題 。當家里不和時,沒有空間給這個孩子以及他幼稚的問題:餓了,就到姑媽Valya家去吃飯,盡管離家不是很近。父母分離多久是不確定的 ,會給每個人帶來很大的壓力。

    “是的,現在Boriska處境很不好。” Valentina Gorshunova-Rubtsova,一個“太空探索”長期成員,并且是這個孩子的親密朋友之一,這么說道。

    他把自己向人們開放,他在幫我們了解我們自己和地球,但是我們真正的理解他了嗎,我們能否將科技應用于造物上?一直以來愚昧的人們把石頭扔向先知智者或者把他們釘死。現在石頭和釘死人的十字架沒有了,但是對待幫助人類的先知們的惡劣態度卻沒有變。

    “當第一個石頭投向Boriska時…他開始關閉自己的心了。主要的問題在于人們的態度。你能在剛發芽的植物上采到成熟的果實嗎?他將要遭遇什么,忍受什么,這一切都只能供人猜想 ”

    換句話說,Boriska的人生好像并不輕松。


    6.科學界的興趣

    一個無可爭辯的事實,科學界對Boriska十分感興趣。俄羅斯地球磁場及電離和電磁波放射科學研究院,物理數學科學家,Vladislav Lugovenko博士,把波力斯卡請到莫斯科進行檢查。

    一些Lugovenko的同事參與檢查這個男孩。Lugovenko研究過在俄羅斯和其它國家的深藍兒童,推證出于某些種原因,在過去20年間他們誕生在這個星球。顯然,這些孩子和地球未來文明發展有關。

    后來Boriska和他母親被邀請到位于Tulskaya省的Atalsky湖的特殊教育基地,那里有一個特殊地方,地球的能量會對身處其中的人類造成特別的影響。

    我曾讀過探險隊成員的生物場的情感智力精神極限的測量的科學研究報告,我必須說首先這個男孩有與其他參加者相比更強的生物場,第二,探險之后他生物場的擴展比其他人更大 。

    這個孩子靈氣光環的照片也告訴我們很多關于他的東西。根據報告文件:“在試實驗之前,在照片中一般是黃色,顯示一個快樂,吸引人的人的智力活躍程度,而在左下角可以看到鮮紅色,說明這個男孩活躍,無私愛的精神能量。在實驗后,有些相應的改變,在左下角出現了綠色。顯示了這個男孩的生命力,積極的趨向和待人友好。

    Vladislav Lugovenko打算繼續觀察Boriska,并且最近他要去Zhirnovsk,去了解他和他家鄉的生活。他要去藍山異常區域,那里離Zhirnovsk幾十公里遠。

    (作者的話)“我確信在道德觀念上,深藍兒童和他同齡人有著巨大不同,”Lugovenko說“對任何虛偽的東西,他們很敏感,而又有一種發達的直覺,心靈感應能力,并且連接著宇宙。我們希望這個孩子能完成他在地球上的使命,而他的使命是什么我們和他還沒能猜出來。”

    “如果邪惡力量不去阻礙他…”我繼續說。
    但也許,我希望:Boriska的遇到困難是為了使他變得堅強?畢竟,命運是曲折的,就像愛因斯坦!小時候的愛因斯坦生活貧困,差點畢不了業,因為他的父母沒有足夠的錢供他讀書,但他都經受住考驗!

    他排除萬難,為科學進步作出了貢獻。他在面對困難的生活亳不妥協,煉就了他的堅忍和不屈。我希望這位新千年出生在俄羅斯的來自火星的使者有著愛因斯坦同樣的堅強。

    在與Boriska討論過后,可以得到個很基本的假設這些孩子被一種力量安排到人類社會,一種遠遠超過人類所能的力量。,這個現象有規模大和目的性強的特點,同時這個現象也在很多國家被注意到了。

    深藍兒童有著不同尋常的能力,特別獨立的世界觀,知道他們在地球的使命,在一種令人難忘的開放意識的幫助下會從思想空間中獲得信息和知識。他們在人類進化中所扮演的角色和承擔的任務我們還不是很清晰了解,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那肯定不是微不足道的。我的研究使我去接觸那些深藍兒童。

    一路以來,我發現不同的人有著同一個特點。比如,這期的V.I. Vernadsky學術雜志中我讀到,一些有重要影響力的偉大人物在某種外來力量控制(指引)下,雖然獲得的成功各有不同,但卻都完成了自己在地球上的某種特殊使命。

    原文地址: projectavalon.net/lang/zh-cn/indigo_boy_from_mars_zh-cn.html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網站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聯系我們|UFO探秘網 ( 蜀ICP備12014248號-1渝公網安備 50011302000820號|網站地圖  

    GMT+8, 2020-1-21 02:33

    Powered by UFO探秘網

    © 2010-2014 UFO 外星人 麥田怪圈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