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UFO探秘網

 找回密碼
 網站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頭條推薦
24小時熱帖
酷圖推薦
最新帖子
社區圖文
最近回復
查看: 62993|回復: 2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麥田怪圈圖片,麥田怪圈之謎,麥田怪圈里奇妙的四維世界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UFO探秘網 發表于 2012-11-15 00:48 | 只看該作者
有一種說法稱“麥田怪圈其實是投射在三維世界里的四維物體”,我們人類目前的維度知覺還無法達到理解四維事物的階段,所以我們對麥田圈會覺得如此神秘莫測。你同意這個觀點嗎?

維度知覺的演化,在通過繪畫藝術描述周遭世界的方式中就能找到。從穴居遠祖以直線描繪動物,到中世紀透視有誤的二維繪畫,再到文藝復興之后寫實的空間描繪,都能體現知覺的演變。如今,我們有能力制作準確的三維圖像,這不只代表人類的文化上的進步,更代表人類感知周圍世界和大腦處理信息的方式發生根本的改變。

零維:點的世界;
一維:線的世界,只有長度;
二維:平面世界,只有長和寬;
三維:立體空間世界,具有長、寬、高;
四維:一種時空概念,多是指愛因斯坦相對論中提及的“四維時空”概念,即我們的宇宙是由時間和空間構成。時空的關系,是在三維的架構上的長、寬、高三條軸外又加了一條時間軸。
(注:對于更高維度的認知,就超出本文的討論范圍了,我們先來把四維概念普及一下吧^^)

關于維度對人的影響,有一個很有趣也很生動的例子,我們先假設一些生活在二維空間的扁片人,他們只有平面概念。假如要將一個二維扁片人關起來,只需用線在他四周畫一個圈即可,這樣一來,在二維空間的范圍內,他無論如何也走不出這個圈。現在我們這些生活在三維空間的人對其進行“干涉”。我們只需從第三個方向(即從表示高度的那跟軸的方向),將二維人從圈中取出,再放回二維空間的其他地方即可。在我們看來,這是一件簡單的事,但在二維扁片人的眼里,卻無疑是不可思議的:一個人明明被關在圈內,怎么會忽然消失不見,然后就出現在另一個地方!?

再舉一個例子,當我們把一個三維球體拿到二維人面前,他們會覺得“球”的概念不可思議,要么否認有球體存在,要么認為它很“神秘”。同樣道理,當一個四維球體來到我們三維人面前時,我們這些三維人也只能看到圓或球,絕對不會認為是此外的圖形。由于我們的想象力和理解力無法達到,因此當別人和你說這是一個四維的超球體時,你一定會覺得很神奇!

現代人對麥田圈的觀感,其實和二維扁片人對三維立體世界的理解相去不遠。這的確是一個很艱澀、難以理解的概念。1915年,愛因斯坦提出廣義相對論,摒除絕對時空的概念,認為引力能夠扭曲物質和能量,大質量的物體如星球,其周圍的空間其實是彎曲的。在彎曲的空間中,傳統的歐式幾何不再適用,需要有新的幾何學來描述,這應該就是對四維的最初理解吧。
然而,再怎么描繪四維空間也只能是近似。雖然所有維度都彼此包含,思維對三維的關系,就和三維對二維的關系及二維對一維的關系相同,但由于我們是三維生物,缺乏必要的轉換結構,因此還是難以掌握。
目前理解,四維沒有透視圖,物體同時從“所有角度”被看見。以四維球體——超球體為例,它的“超球面”可以通過下面圖片來描繪,當然,如果你理解不了是極其正常的,如果你特別透徹的理解那才說明你不太正常呢,^^!     







現在回到麥田圈主題中來,我們發現2000年以前就陸續出現了幾個麥田圈,暗示圖樣開始偏離線性歐式幾何、引入四維空間的概念,但確實的證據是來自2000年出現的一組麥田圈。


(Windmill Hill,Wiltshire,in 18-06-2000)



(Bishops Cannings Down,Wiltshire,in 18-06-2000)



(East Kennett,Wiltshire,in 12-07-2000)



(North Down,Wiltshire,in 25-07-2000)


上面的圖案是四維麥田圈的實例嗎?你能明顯感覺到它們與其他圖案麥田圈的不同嗎?
俄國玄學家 Ouepensky 在他的顯赫的學術生涯中不斷探討第四維度。他說:“人類要么是四維動物,擁有第四維度,要么就只擁有第三維度。如果第四維度存在,而人類只有三維,就表示人類并非真實存在,只是存在于“某個存在”心中的想象。人類所有思緒、感覺和經驗都發生在更高維度的“存在”的心中,我們只是“他”的想象。在“他”看來,我們認為最不可能出現或發生的事物既自然又單純……”
Ouepensky 對于在三維世界表現四維事物的困難也有大量論述。他說,我們對四維事物的知覺就算有幾何的幫助,充其量也只是掌握表象。思維層次的波動“在純物質狀態是察覺不出來的”。他認為,四維世界其實是一種意識狀態,人類有大一部分是在四維世界里,但只能知覺到三維世界。他的說法和佛教教誨頗為接近“凡聚合之物,皆非永恒。”而人類的苦難就來自于執著,執著于人、想法和物質事物,不能接受實相的變動特質。因此,開悟就是順生命流動,而不是抗拒。“過去、未來、物質世界……以及個人都只是稱謂、思緒的通用詞語,都只是表面的真實”。

這些對第四維度的理解讓我們對麥田圈有了全新的認識。首先,過去把麥田圈看成單純平面圖形的想法恐怕必須大幅調整,因為麥田圈其實是投射在三維世界里的四維物體,田里的平面圓形,其實是人類知覺無法直接掌握的球體穿越三維空間的結果。根據相對論,四維的空間關系改變造成扭曲,而扭曲會影響時間。有幾個奇怪的事件可以說明在麥田圈和麥田圈附近,存在時間異常現象:

事件一:有兩個人用數字時鐘測量時間差,一只鐘留在幾千米外的旅社,另一只鐘帶進麥田圈20分鐘。之后比較兩個鐘指示的時間,結果竟然出現5分鐘的時間差。

事件二:研究者走進麥田圈做簡單的偵查,自以為只花了幾分鐘,結果與同伴會和時發現自己竟然呆了好幾個小時。這樣的情況發生過很多次。所以很多等候研究者的妻子每次提起這個都會怒氣難消。

事件三:白鴉行動的6個人在麥田圈中聽到顫音,覺得時間很短,結果卻過了一個半小時。

事件四:一名固定巡視麥田的人說,他覺察麥田圈周圍和幾米外的樹蔭方向不一樣,便走過去看一下,結果竟然丟失了半小時時間。

事件五:1982年的維斯特波利,Barnes 親眼目睹麥田圈在幾米外形成,他說“不到四秒鐘”,這同時他發現周圍景物的角度好像不對。然而,現實世界中的時間已經過去了20分鐘。

其次,在神秘主義者,如耶穌、佛陀、穆罕默德和索羅亞德斯眼中,世界就算并非幻象,時空也必然是虛構、是心靈的產物。借由克服物質世界(主要是重力)的局限:心靈得以自由提升到其他意識層次,達到全知境界。

看來,麥田圈制造者非但要我們質疑自己對實相的概念,還想訓練我們接受四維世界、發展四維意識。這么說來,人類下個階段的演化目標或許就是成為四維動物。畢竟人類過去也曾認為自己僅僅生活在地面這個二維平面里,現在卻泰然自若的用不同的角度理解實相。


回顧麥田圈現象,從圓圈等平面圖像到三維符號,甚至四維空間,背后似乎有一套計劃,一步步教導我們用“不同角度”去看。讓我們擺脫線性世界,發現麥田圈和破解麥田圈的過程是在教導我們拓展知覺,破除我們加在實相上的限制,最后達到更高的意識形態。

最后再來回顧一組麥田圈,他們體現的也不是純粹的線性世界,我們是否能從中得到感知上的提升?












































麥田圈--唯一一個拉丁文麥田圈


這個被稱為“米克爾丘陵手稿”的麥田圈看起來很像是文字,中間用豎線斷開,兩端是兩個圓圈,這是什么意思呢?研究者認為這個麥田圈非常重要,因此找了12名學者嘗試破解它的意義,經過幾個月的搜索,查閱18000個常用日常用語、42種語言,終于發現了可能的解釋。
   學者一致認為,兩邊的圓代表信息段落,中線豎線代表斷字。整個圖形是兩個字或數字,沒有縮寫。要想破譯其含義,必須逐字轉譯,而且還要有意義。最后,學者們達成共識,他們認為圖樣是被偽裝過的后圣奧古斯丁拉丁文,第一個字是OPPONO,意思是“我反對”;第二個字是ASTOS,意思是“人造與虛假”。所以整段意思是:“我反對人造和虛假”。
   想到當時正鬧得沸沸揚揚的 Doug & Dave 麥田圈造假事件,以及政府和媒體對麥田圈研究的種種阻礙,這個麥田圈可謂來得正是時候。另一方面,由于使用了后圣奧古斯丁拉丁文,加上圖樣的7個字母有6個來自于少有人知的圣殿騎士團所使用的文字,更讓人對麥田圈制造者高深的智慧知識體悟有更深的了解。
   自1991年到現在,再也沒有出現過類似的文字形態的麥田圈,而是出現了采用電腦二進制方式表達信息的圖案,這也算是跟上了科技的發展吧。


    許多心存疑惑的人可能會問,要是麥田圈制造者是比人類更加先進的智慧生命,那么為什么不直接用英文或其他文字和我們溝通呢?何必讓人類絞盡腦汁的破解重重符號和晦澀的哲學圖像,才能得知他們所要傳達的信息?不過,要是麥田里出現“早安,地球人,我們是從火星來的”的字樣,或其他什么直白的表述,你會去下車瞧個仔細嗎?會去尋找背后隱藏的幾何和數學原理,會去歸納揣摩它的含義嗎?
   漢學家 Sukie Colgrave 分析孔子的作品后指出,問題在于“文字的真實意義里雖然蘊含了宇宙的部分絕對真理,卻已經為大多數人所遺忘,語言對他們來說只是方便溝通的工具。孔子認為,正因為如此,人們才會疏于思索、判斷錯誤、行為混淆,讓不適任的人執掌政權”。因此,文字承載信息的能力遠不如符號。只要讀過詞源學書籍的人就會發現,日常生活會話有許多用字雖然才出現了100年,也會受到污染而改變含義。字詞的意義要能保持或流傳,不但依賴使用者的能力,更可能因為不好的傳譯而減損。再者,書寫文字和口語都只是事實的近似、間接描述,符號卻通常能夠直截了當的表達。
   麥田圈制造者按照宇宙的法則使用符號,而所有法則都蘊含在人體內,因此麥田圈圖像才能跳過理性的左腦,直接在細胞層次進行信息交換。這樣的過程讓人體得以升高振蕩頻率,準備好用心接受特殊的語言。麥田圈制造者的方法其實顯示出,他們對人的心靈運作方式很了解,因為符號是神秘的,神秘會激發好奇心,讓我們檢視既有的知識,從而獲得洞見。“符號蘊含啟示”。
   符號超越時間限制,經歷數千年宗教、政治和意識的更迭遞變依然保存完好,感覺似乎當初精心設計過,不會觸怒任何特定部落群族。但由于麥田圈圖案擁有不止一種意義和解答,因此很難讓理性心智所理解和接受。
   我們見到的絕大多數麥田圈都是采用符號語言。盡管如此,1992年8月2日,Lammas收獲節的當天,麥田圈制造者卻用新的方式傳達信息。由于這段時間不斷有偽造者和揭秘著詆毀麥田圈,動搖大眾對麥田圈的信心,為了對抗人類這種欺瞞,麥田圈制造者在米爾克丘陵山腳下創作了一個特別的圖案。這個圖案相較于過去的實在是在不同尋常,因而一開始有人說是偽造的,但是進一步研究卻推翻了這個看法。


   很多人都能認出上面的圖形,這就是著名的分形圖形——Mandelbrot集合,這個圖形最早由Mandelbrot(法國數學家及分形理論家)發現,作為解釋混沌理論的數學模型,是數學領域最復雜的概念之一。
   分形是電腦產生的圖形,同樣的基本圖樣重復出現,且圖樣的尺寸無止境的不斷縮小。它的幾何學概念可以理解為:客觀事物具有自相似的層次結構,局部與整體在形態、功能、信息、時間、空間等方面具有統計意義的相似性。從哲學角度,分形表現出的是復雜與簡單的統一。
 分形幾何的主要價值在于它在極端有序和真正混沌之間提供了一種可能性。它最顯著的性質是:本來看來十分復雜的事物,事實上大多數均可用僅含很少參數的簡單公式來描述。其實簡單并不簡單,它蘊含著復雜。分形幾何中的迭代法為我們提供了認識簡單與復雜的辯證關系的生動例子。分形高度復雜,又特別簡單。無窮精致的細節和獨特的數學特征(沒有兩個分形是一樣的)是分形的復雜性一面。連續不斷的,從大尺度到小尺度的自我復制及迭代操作生成,又是分形簡單的一面。
  下面我們來欣賞一組美妙絕倫的Mandelbrot集合分形圖案,每一幅下面圖片都是上面圖片的局部放大:





























   1991年8月,麥田圈制造者不滿足于只被少數超自然現象研究者關注,決定把主流科學界的學者也拉進圈里來,方法就是給科學社群的重鎮——劍橋大學附近送一個完美的且復雜的Mandelbrot集合圖形麥田圈,或者另一個用意是為了紀念曾經在這里教過書的Mandelbrot吧?!


   負責確定該麥田圈精度的當地的農業經濟及生物學家Wombwell 仔細研究圖樣后表示:“麥田圈實在是太精確了,每個圈都很完美,所有麥子都按照一定方向攤平,心形圖形的底部縮成只有一根麥稈。所有麥梗都在土壤上方60厘米處折彎,附近沒有足印,也沒有機器經過的痕跡”。由于這個圖形太完美了,不少數學家被吸引到這個議題當中。有些人認為:“要做出這么復雜的數學圖形非得依賴電腦不可,而且還需要很多時間。”
    麥田圈出現之后,一名心生不滿的農民匆匆趕來把圖樣鏟平。所幸麥田圈研究中心創始會員、歷史學家 Beth Davis 已經在幾小時前察看過了,并發現新特征:“……攤平的麥谷,每一束的伸展方向都順應圖形的不對稱形態,跟中央節點的距離形成各種不同的半徑值。另外兩個圓圈的傾倒方向,一個是順時針,另一個則是反時針的。”

(說明:所有小麥田圈(芽體)的位置都符合由歐式幾何導出的第五定理。麥田圈的漩渦是由N點開始的)
    麥田圈出現當晚,當第一名婦女開車載著兒子經過附近,時間是半夜1點15分,當時車子后面突然出現一個銀藍色圓球,飛近到距離不知所措的兩人不到9米的地方,之后又瞬間消失了。隔天早上,一名飛機駕駛員沿著平時的路線上班,發現了這個麥田圈。他確信前一天這里什么也沒有。
    還有一個巧合更讓人難以置信。麥田圈出現整整一年前,1990年8月,《新科學家》周刊登出一篇文章寫道:“每隔一年夏天,麥田圈的圖樣就會變得更復雜。我們還要多久才會看見 Mandelbrot圖樣呢? ”
麥田圈--(一):行動過程、奇異光點20年前(1989年6月),白鴉行動開始了。這是人類第一次有組織的“抓捕”麥田圈制造者的行動!一周多的時間,幾十個人,24小時不間斷的監視著麥田,而它卻出奇的安靜,似乎什么都沒發生,就在大家對一無所獲而倍感失望的時候,在此次行動的最后一天,詭異的現象一個接著一個的出現了……



以下是此次行動的發起人之一 Colin Andrews 的報告:
    白鴉行動(Operation White Crow)是第一次有組織的監測麥田圈的行動,由我(Colin Andrews)、Pat Delgado Busty Taylor三個人策劃和發起。我們之所以決定發起這個行動是想知道我們是否能有幸親眼目睹麥田圈的形成。整個行動的開展過程我在雜志和出版物中敘述過,也在一些訪談節目中介紹過。但這是第一次極其詳盡的報告此次行動。

                  
Colin Andrews       Pat Delgado        Busty Taylor
   我們選擇了英國 Hampshire(漢普郡)Winchester(溫徹斯特)附近的 Cheesefoot Head 作為行動地點。Cheesefoot Head 是一個天然的、圓形劇場形狀的麥田。多年以來,這里出現了很多次麥田圈。事實上,一個農場主曾在給我的一封信中說,從1922年開始這個地方就已經有麥田圈了。這里也是我個人認為最重要的場所,因為在1981年和1983年,Pat 和我分別在這里看到了人生的第一個麥田圈。


   此次行動持續時間為10天。我們有一輛箱式車,它作為指揮中心,停放在麥田附近的一個觀察點。這輛車配有低亮度且高清晰的照相設備。我們的研究團隊由 Dr. Lyons, Professor Archie Roy, Dr. Terence Meaden, George Wingfield 等25人組成。我們至少4個人一組,24小時不間斷的觀察麥田。在附近一個臨時氣象觀測點,身為氣象學家和物理學家的 Terence Meaden 博士有規律的記錄著氣象數據。

  
   


盡管在附近地區曾經多次出現過麥田圈,但是在白鴉行動期間我們并沒有捕捉到新形成的麥田圈。然而,在晚上麥田的上空我們卻拍到了一些異常的亮光。


  上面的照片是白鴉行動期間由 Michael Thomas 拍下的。當他拍照時沒有看到不明飛行物,所以他懷疑這可能是在處理照片時化學藥品留下的痕跡。(我們由此可以看出白鴉行動的參與者對所獲得的資料持比較謹慎的態度,不會輕易做出什么結論)




   這個亮光被白鴉行動的觀察人員注視了幾分鐘。照片是由 David Stuart 用高速的35mm膠片拍下的,這個亮光同時也被一個低亮度的照相機捕獲到了。
   上面的照片讓我聯想起1987年 Busty Taylor 在這附近拍攝到的麥田圈照片。盡管 Busty 在拍照時沒有看到任何異常的東西,但是在照片中卻出現了2個黑色物體,我們把它們稱作“帶狀飛鏢”(Ribbon Dart)。這些東西是引起 Cheesefoot Head 異常聲音(后文中有介紹)的原因嗎?在照片上這些奇怪物體的形態能否暗示出“帶狀飛鏢”正在振動并發出響聲呢?




1987年 Busty Taylor 在距離 Cheesefoot Head 約500米的地方拍攝的。兩個黑色的“帶狀飛鏢”都是沿著平行的中心軸。下面那個較尖的停在了麥田上,而上面那個好像在運動著,似乎它還在不停的震蕩。  
    這些奇怪的東西在其他的照片中也出現過。它們究竟是什么,我們實在是一無所知。
這是我所見到的最奇怪的照片,背景處有一個麥田圈。這張照片是在 Charlton, Wiltshire 拍攝的。我們似乎看到,有一只巨大的“蟲子”和一條“蛇” 趴在300,000伏的高壓電纜上。右上方也有一個類似“帶狀飛鏢”的怪東西。



這是另一張“帶狀飛鏢”的照片,是一個乘客在飛機上拍攝的。地點是新西蘭附近。請注意這個飛鏢的中心軸,似乎是和飛機在同一個方向的,它好像在跟隨飛機飛行。   下面這個報告詳細的介紹了白鴉行動最后一晚,發生在團隊中6個人身上的奇異事件。我們在麥田中遭遇了一股神秘的力量……
現場目擊
    在白鴉行動快結束的時候——1989年6月17-18日的夜晚,不尋常的事件發生了。當時是午夜時分,我們六個人沿著Cheesefoot Head的山坡向上,坐在了一個麥田圈里(5月28日剛出現的)。





    這份報告中的多數內容來自于我在白鴉行動中的筆記,即我在事情發生之后迅速記錄下來的。我已經將這些記錄與當時在場人員的記憶關聯起來了。Pat Delgado 根據他在1989年6月18日的原始記錄,于2009年1月發表了有關他所經歷的事情的聲明。George Wingfield 也在事件發生后立刻做了筆記。另外,在我的請求下,Busty Taylor 和 Ron Jones 也在2009年1月寫了一份有關這次事件的報告。除此以外,其他在場的目擊者的報告也會陸續發表。








  上圖是我在白鴉行動中的筆記

每個人都經歷了不尋常的事件:

* Pat - "I Levitated and was pulled backwards by an invisible Force. I was terrified".
       “我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舉起并向后拋落。我感到很害怕。”

* Colin - "I had a real job to break Pat free from the force".
         “我努力使 Pat 從那神秘力量的束縛中解脫出來。”

* Busty - "I observed Colin and Pat moving backwards, Pat at an angle".
         “我看到 Colin 和 Pat 在向后移動,Pat 的身體已經傾斜了”

* George - "I asked the sound to make a crop circle. One formed nearby that night ".
          “我向那個聲音請求它再做一個麥田圈。那晚之后不久,一個麥田圈出現了。”

* Ron - "I lifted my head slightly upwards and I was rooted to the spot by what I saw".
        “我輕輕的向上抬起頭,我被所看到的東西給定住了,像扎了根似的。”
    正如有經驗的偵探會告訴你:沒有任何兩個人能夠清晰地看到相同的事情,產生這一現象的更深層次的原因可能是每個人所見到東西已經超越了眼前實際所呈現的東西。我們一共有6個人親身經歷并見證了1989年6月18日夜晚的神秘事件。超過3個人是獨自經歷的。他們當時的見聞使整個事件顯得十分神秘。這是一次可用于研究人類感知行為的清晰的案例。
   如果你讀了上面幾個人的報告,你將會注意到不同人有著不同感受。在某些方面,這些差異超過了預期。你將注意到每個人好像都會專注于事件的某一個部分而會排斥其他部分。
   我認為這次事件可以與另外一件我和Steven Greer.博士一起經歷的并有更多目擊者的UFO事件可以對照起來。那是1992年七月的一天,我和Greer博士以及另外50個參與者在Acton Barnes 的一片麥田里觀察麥田圈。夜間的時候天空中有很多云,我本來以為我們可能沒有機會發現什么特別的東西。但是,就在我們在那里站了一會之后,突然,我看到不知從哪里冒出來一個小小的但很明亮的光點。當光點快速向我們這邊沖過來并到達我們頭頂的時候,它分成了兩個部分,一個飛向了左邊,另一個飛向了右邊。光點似乎到達云彩的邊緣就消散了。上面的情況,在場每一個目擊者都看到了并描述了相同的現象。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大約我們中有半數的人看到這個光點是白色的,而另外半數的目擊者看到的是深紅色的。兩部分的人都是隨機的,他們都堅定的認為自己看到的顏色是準確的。他們當時站在60步遠的區域內并被打混了秩序,看到相同顏色的那部分人并沒有站在同一個地點。那么為什么對于同樣一個物體,會有兩種截然不同的觀察結果呢?
   在我們開始揭示此次事件之前,讓我們先來看一封匿名信,這封信已經預言了即將發生的事件。

麥田圈--(二):匿名信、異常聲音、神秘力量在我們開始揭示1989年6月17-18日所經歷的神秘事件之前,先來看一封信。這封匿名信是在那些事發生前的一個晚上(6月16日)收到的,它似乎預言了即將發生的事件。

(匿名信的正面)


(匿名信的背面)



(大信封里面的小信封)

   這個大的棕色牛皮紙信封是在1989年6月16日寄到我家里(位于Hampshire, Andover)的,貼著的郵票上顯示時間為1989年6月14日上午8點15分,并標記著“ROCHDALE, ASHTON-O-LYNE”。在這個大信封里有一個更小的信封,上面寫著“我們組織的訊息讓我們將這封信寄給你。在星期六(指6月17日)之前閱讀。緊急!”(A COMMUNICATION BY OUR GROUP ASKED US TO SEND THIS TO YOU. READ BEFORE SATURDAY. COLIN ANDREWS. URGENT. WH. CROW.)。
這封信共有2頁,是用鋼筆寫的,內容如下:










匿名信內容:(注:中文翻譯僅供參考)
1.Ring A Ring o Roses                        繞著玫瑰圓圈鈴鈴起舞
A pocket full of posies                      滿口袋的花香四溢
tishoo tishoo the CORN SAT DOWN.             噓~ 噓~ 谷物傾倒在地

It has been said that crows are black        常言道烏鴉都是黑色
one white you seek is that your track.       你們卻要找尋白色  
If no white has near been seen               若白色烏鴉根本看不到
why spend time for one pipe dream            為什么浪費時間白日做夢
If black they be that's where be I           或許黑色正是我所存在
So simple flying in the sky.                 如此簡單的飛在天空
Black on Black you cannot see                黑色上的黑色,你們看不見
Although you climb the tallest tree          即使你爬上最高的樹
Your sight is set for yards apart            你們的視線只能延伸幾碼
But crows fly high Now check your chart      但烏鴉卻在高高飛翔。現在檢查你的記錄
Where I be is ALL around, Listen hard        我無所不在,如果仔細聆聽
You'll hear my sound                         你就會聽到我的聲音
It seems you work from back to front         你們似乎用心良苦
Looking for the cause of such                為了找尋事件的原因
Find us first the next you'll know           先找到我們,你們就會明白
All will be clear for rings to sow           所有環圈之謎,都會被解開
In your hands you have the key               你們的手中握有鑰匙
to talk to us we are so free                 和我們交談吧,我們并沒有自我設限
One soul is there, They have signed in       有一個靈魂在那兒,大家已經署名之
Who has the mind to link within              他具有與我們交流的能力
Your machines you have set up                你們安放的機器裝置
what eve they cost is not enough             大事發生以前仍然不足
The human mind is what you need              那個人的智慧是你們所必須
To me you can't see wood fro trees           對我來說,你們只見樹木不見森林
The chosen one you do know who               選一個人,你們應該知道是誰

2.We left our mark at house of Jew.          在猶太人的房子里我們留下標記
Switch off my friends And listen do.         停止和我的朋友們交談,用心傾聽
And - I will tell you what to do             而且,我將告訴你們怎么做
Get this mind and sit around                 找到這個人并坐在他四周
In quiet of dark upon the ground             當沉靜的黑夜降臨大地
Listen hard for every sound                  仔細地聆聽每一個聲音
Not white of bird? but us around             那是白鳥的叫聲嗎?不是的,那是來自我們

To prove we are the ones who know            為了證明我們的存在被他所知
Which of you has hurt his toe?               你們中是誰傷害了他的腳趾?
- - - - - - - - - - - - - - - - -  - - - - -(注:此處是下劃線undefined

Like eternity they have no beginning they have no end.        喜歡永恒,他們沒有開始結束     
Round and Round like atom chain.                              生生不息,像連鎖反應

Check your charts when you have time                          在你們空閑時查閱記錄
Same patterns are in the sky.                                 相同的圖案存在于天空
----------------------------------------------------
我收到的第二封匿名信是剛剛過了一年以后——1990年7月3日,此時正是我們發起的第二個麥田圈監視計劃“黑鳥行動”期間。
1989年6月17日,星期六:Rita Gould 和那封信

這是晴朗的一天,天空中飄著幾朵云,日落的景象令人愉快,黃昏已經來臨。Rita Gould 和她的丈夫 Steve Gould 來到我們的廂式車,幫著觀察地點。上午9點45分,我把 Rita Gould 邀請到我的車里,因為我想和他聊聊我前天收到的那封奇怪的信。Rita 是英國著名的materialization medium(靈媒)。我把裝著信的信封放到她的手里并請她讀一下。她拿著信封并告訴我她對里面所裝的東西的想法。

她說:“我看見了flowers and rings —— ring of roses”。接下來,她給出了有關信件內容的非常準確的描述,并說出了“Flying high above”等短語。她說她看見了六個名望很高的人圍坐在一個桌子周圍。這讓我很不理解,因為我知道這不是信中所寫的內容。

Rita 真正打開信之后大約過了20分鐘,她讀到“We left our mark at house of Jew.”這個句子時問我:“你認識的人中有猶太教徒(Jews)嗎?”我回答可能沒有。她答道:“你是知道的,我的丈夫 Steve 是一個猶太教徒(Jew)。那些標記是那些出現在草地上的 pegs(標樁、標柱……)”。

Rita 提到了幾個月以前發生的一件事。她曾經給我寫過一封信,信中附有一些照片,這些照片上記錄了在她的草坪上出現的神秘的木制的 pegs(這些照片現在存放在 CPR 檔案室)。我想她或許直接知道那個寫信的人是誰,也可能是她自己寫的。如果這封信確實是 Rita 寫的,那我們怎么解釋即將發生的那些神秘事件呢?

1989年6月18日,星期日,凌晨,0點10分,遭遇奇怪聲音

我們已經通過廂式車中的設備監視6天了。晚上,我們大家都為沒有看到麥田圈形成過程而感到失望,我們在一起討論著那封匿名信。有人建議我們到山坡那邊的麥田圈附近走走,希望與“麥田圈制造者”近距離接觸。這個麥田圈是由兩個圓形組成的,它們是在此次行動之前(5月28日)出現的。

過了不到十分鐘,我們來到了麥田圈并坐在了兩個圓圈中較大的那個中間。我的筆記上記錄當時有以下六個人在場:Busty Taylor, George Wingfield, Steve Gould, Rita Gould, Pat Delgado 和我。下面是George Wingfield 和 Busty Taylors的筆記:我們六個人坐在那個麥田圈中的毯子上面。從這句話以后,我們的報告內容開始不相同了。



  
   根據我的記錄,我們坐下來大約3分鐘后,Pat 建議大家分散到圈中的“ 北--西”三個方向點。從這時開始,Rita 和 Pat 似乎感覺到了什么相似的東西。Rita 突然大聲說“我們中的一個人消失了,我們不能繼續往前走了”(We have one missing, we can not go ahead.)。Rita 之前曾發出了混合數字的指令,要求小組成員創造某種與麥田圈制造者溝通的可能性。
    Pat 說道:“一個神靈已經到了這里,我能感覺到它”。說完這個,他的腳跳了起來并且手伸展開來。Oh God”,他說,“真冷啊”。George 報告中說:Rita 好像認為這個(神靈)就是所謂的第七個人。
    我們的氣象觀察點剛好記錄到了戲劇性的現象:氣溫下降了(這已經被 Terence Meaden 博士證實)。這個現象不是整個地區或國家的變化,而只是本地的氣溫變化。Busty Taylors 報告說當時大氣壓也驟然下降(這也被 Meaden 博士的儀器證實了)。上面兩個現象都沒有被其他官方的氣象監測站記錄下來。
    Pat 抱怨說他覺得很冷,特別是脖子后面。他看起來很傷感,大家問他是否Okay。他答道:“是的,我必須克服這個”。盡管很難受,但是他決定戰勝這種未知的狀況,他坐了回去,而他的雙手仍然向身體前面伸展著。Rita 此時跌倒在她丈夫的懷里并開始劇烈的顫動。同一時間,Pat的雙手也開始劇烈搖動,而此時他是閉著眼的,并沒有看 Rita 。
    正在這時,我聽到了我的左側(南)傳來了刺耳的聲音。聽起來好像一只離我耳朵非常近的蟋蟀。我不明白為什么其他人好像沒有什么反應,并且沒有人(包括我在內)說起這個聲音。我很納悶:難道只有我一個人聽到了這個聲音?接下來,那聲音聽起來更像是電子的鳥鳴聲。我想起在198年6月30日當我進入Kimpton地區的一個麥田圈時聽到過類似的聲音。
    George Wingfield 報告中說,他第一次聽到聲音時好像是從他自己的腦袋中間發出的。他描述道:“雖然這聲音不是高分貝的,但是它無處不在”。這聲音與他從前聽到過的任何聲音都不同。還有一個聲音似乎最初是從麥田圈外的灌木從方向發出的類似昆蟲鳴叫般的聲音。他說:“聲音使人入迷。我能清醒的感覺到我的腦袋里頭在膨脹,這不是頭痛,但是很不舒服”。
    聲音過后的幾分鐘,Pat 和 Rita 兩個人都停止顫動。他們問是否有人聽到了什么?這時每個人都意識到:那聲音變得更加響亮且開始向麥田圈的南部邊緣移動。



    我們站著盯著那個聲音發出的方向。幾秒鐘后我發現了一個模糊的發亮的球狀物位于麥田圈的表面。Rita 說她也看到了一個東西,上部發著淺的有色的光出現在那些植物中。
    在這一切發生的時候,我們團隊中的另外兩個人 Ken Smith 和 Mike Scott 從廂式車來我們這邊,他們沿著A272高速公路的邊緣走著。十分鐘后,Ron Jones 也跟著他們出來了。晚些時候,他們三個人告訴我們說,在他們到達我們所在地點之前從高速路那邊聽到了某種聲音。我注意到,Ken 和 Mike來的時候,那聲音似乎走遠了,也聽不清楚了。George 在他的筆記中寫道:上面三個人是在事件發生后到達的。
    Rita 開始與那個聲音對話,問它一些問題。其他人朝這邊過來時,那聲音開始變弱了。她喊道:“請回來吧,我們想(和你)聊聊”。接著,George Wingfield 問:“你可以為我們做一個麥田圈嗎?”。事實上,一個圓形的麥田圈已經在當天晚上出現了,就在距離我們約450米的地方。
    所有人都站著不動,對所發生的事情感到十分奇怪。突然,那聲音轉回來了,離我們更近。Pat 建議我們大家一起移動。他認為那聲音非常近,并且環繞在我們四周。我感覺聲音發出的方向是在南方,在麥田圈內部,距離邊緣6-7英尺的地方。那聲音好像沿著麥田圈邊緣的弧線圍著我們運動。大家明顯感覺到這聲音不僅知道我們的位置,還能聰明的與我們的想法、語言及行為相配合,在我們周圍動來動去。
    Rita 和 Pat 示意我應該往聲音的方向走。我懷疑這么做是不是明智。他們兩個說Yes,然后抓住我的雙手,Pat 在我的右邊,Rita在我的左邊,一起朝著聲音的方向走過去。當我們到達麥田圈中心時,他們兩個同時把我往后拉并告訴我停一會。那聲音似乎在和我們玩游戲,當我們停止的時候,也往后退了一些距離。Rita 和 Pat 告訴我到麥田圈邊上去(南方)。正當我開始走時,Pat 拉住我并轉向了西南方向。這時那聲音也移動到了相同的方向。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很奇怪,但對我來說意義重大。Pat 和我站在那個聲音前面,他的右手形成一個杯子狀,開始在那些植物上部作“打撈”的動作。他的手好像盛滿了看不見的東西,然后他走過來,對這我的心臟做了3-4次“打撈”的動作,然后將他的手移動到我的小腹上。Pat 后來對我說他的行為是無意識的,某種能量被注入到我的氣卦中(人體的能量中心)。當時,在聲音的前面,我們仿佛站在了一個看不見的強大的能量場中。我感覺從那個聲音當中似乎有什么東西變得更加物質化了(materialize out of the sound)。之后,我和Pat 回到了人群當中。Pat 突然停住了并且身體向后傾倒了一個巨大的角度。我們大家都看到了他的情況。任何人和物體如果處于這個角度時一定會摔倒在地,但是Pat卻沒有。Pat的報告中說他當時身體已經飄起來了,只是我們沒有發現。突然他的臉上變得很害怕并伸出手向我求助。我立刻抓住他的手。這時我們兩個都朝著聲音那邊傾倒,我費盡力氣好不容易使Pat恢復正常。George Wingfield 也提到,他試著幫助Pat 從一股看不見的力量中解脫出來。
    Pat從那股力量中掙脫出來以后突然說:“我們應該離開這”。Rita 表示同意。大家離開了麥田圈,時間是凌晨1點45分。我們離開時那個聲音還在那里,只是音量小了一些。當我們回到廂式車后,Rita 和 Steve 回家了。Pat 對我說:“你必須知道,Colin,從現在開始,一切都靠你了”,然后他也回家了。

    在大約凌晨3點30分的時候,George Wingfield, Ron Jones 和我決定再回去聽一下那個聲音。這次我們坐在我的汽車里,應該會更安全。我車里有一個錄音機。Ken Smith 、Ken的女兒及他女兒的一個朋友,和我們一起。我們后來下車并穿過了麥田圈,來到邊緣處長滿草的一個地方,我們仍能夠聽到那個聲音,并且錄了下來。一旦我們為了想更清楚的錄音而向它靠近時,它就向后移動,總是和我們保持著同樣遠的距離。Ron Jones 拿起他的相機對著那個聲音,拍了張照片,閃光燈閃了一下以后,那個聲音立刻就停止了,而后又慢慢的恢復過來了。
    黎明破曉時分,我們開始拆卸那些用于監視的照相塔。我們正要準備走時,一個自稱為 Budd 的陌生人告訴我們他剛剛發現了一個新的麥田圈,就在離我們聽聲音的地點以東約450米的地方。5天后,另外一個麥田圈又出現了,離那個地方很近,與 Pat “打撈能量”的地點成一條直線。  
    1989年7月  BBC電臺遭遇的離奇事件
    7月,我和 Pat 在 Wiltshire Beckhampton 的一個巨大的麥田圈里接受 BBC 電臺的采訪。Pat 覺得他的周圍有一個靜電場發出噪音似乎穿透了照相機。幾秒鐘后,那些照相機真的被毀了。BBC 工作人員也錄下了一段奇怪的聲音。通過對比,這段聲音與白鴉行動中在 Cheesefoot Head 附近的麥田圈中錄到的聲音在波頻方面非常接近,大約是 5.2-5.4 kHz。通過一些分析,這些聲音并不是鳥或蚱蜢等動物發出的。
點擊打開現場錄音(注:第二段錄音最后部分有點恐怖)
白鴉行動的錄音
BBC采訪錄音

沙發
光本質 發表于 2015-1-5 22:33 | 只看該作者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網站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聯系我們|UFO探秘網 ( 蜀ICP備12014248號-1渝公網安備 50011302000820號|網站地圖  

GMT+8, 2019-12-16 13:51

Powered by UFO探秘網

© 2010-2014 UFO 外星人 麥田怪圈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